大吟酿

腦裡一堆戲卻寫不出來的痛苦,文笔不好脑补到是第一名。目前在中太坑底。其他看运气。

【 中太|EHV 15:00 】读秒、上

上一棒: @猫猫鸽  

下一棒: @枫溪 


① OOC归我,角色归原作

② 圣诞快乐



「未曾想过在爆炸的前一刻,

                          意识到自己是喜欢他的。」


黄昏的刺眼光线穿透没有玻璃的窗户...

我第一次知道自己能在29小时内,能阅读这么多字。

【中太】片段 - 所谓勾引

同上篇一样是曾经的生日贺片段,但这片段是未完成的,后续是刚补上的。

嘛,最近大概都有这种片段复健文。

同OOC归我,角色归原作。


最近中原中也都在加班,这段时间港黑事物繁多,中原中也已经好几天没有抱着太宰治睡觉了。严重缺乏太宰治的中原中也脾气变得超级暴躁,可是为了避嫌太宰治无法到港黑来陪中原中也,虽然森鸥外是十分支持太宰治来港黑这件事,但太宰治不给森爸爸机会。


“太宰君~太过分了!爱丽丝酱~太宰君长大不爱爸爸了~”森鸥外鬼哭神嚎的在骚扰爱丽丝。


爱丽丝习以为常的表示:“滚!别碍眼!”

当然森鸥外听见后又对着爱丽丝一番骚扰这就不谈了。


严重缺乏太宰治这个安定剂的......

【中太】片段 - 早安吻

以前写的,原汁原味搬过来,原本是要当生日贺的。

嘛,之前参与圣诞企划,该来复健一下。

(说好复健结果又拿以前的唐塞,乐)

OOC归我,角色归原作。


“唔⋯几点了?”中原中也睡眼朦胧的望着窗的方向,被厚重的窗帘遮挡没办法看出天亮了没有,昨天跟太宰治闹的很晚。睡前稍微瞥一眼时间是三点半。


中原中也坐起打开手机一看几通未接来电,划拉一下并不是很重要的讯息,传了一封邮件给下属说今天不会到港黑一切照旧。


“太宰、太宰醒醒。”中原中也把自己打理好后端着水盆出来,从被子里挖出因为热源离开缩成一团的太宰治,用沾湿的温毛巾轻轻擦拭太宰治的脸颊。


“唔~chuuya?”太宰治还未......

【2022中太圣诞48h:Eternal Holy Voice】初宣

小薇薇:

[图片]
金色教堂内,管风琴按键轻轻敲击,风管轰鸣,圣洁美好宛如幻梦;
洁白广场上,小提琴弓弦微微交错,琴弦颤动,波澜起伏好似人生;
他们说,管风琴是我主呼唤世人的声音;
他们说,小提琴是凡人附庸风雅的俗心;
告诉我,那听聆颂歌的主是世间绝对的真理。
告诉我,我拨动琴弦的爱人是致于死地的毒物。
谁知神明也是肉身,救世主终将死于谎言。
孰敢保证祂的怜悯,不是塞壬的甜蜜歌声。
主的箴言,爱人的软语。
主的怜悯,爱人的注视。
叛逆,自愿放弃安息的资格。
握紧,与你一起奏一曲长歌。
若世人生来罪恶,我亲爱的主啊,我将如何被救赎?
我的主,请为我拉响一支奏鸣曲,我将奉为圣音,吟之永恒。
圣音永恒。


***......

【中太】喝醉酒的人

表情包衍生小故事,加减看吧?

就是想甜,希望是甜的,叹气

OOC归我,角色归原作。


中也一旦喝醉就会发酒疯、这是港黑上下都知道的事情,当然太宰也一样。最近他们刚住在一起,这次是第一次碰到在恋爱中醉酒的中也,太宰看着眼前脸红却直盯着自己的人有些讶异。


中也虽然醉了但没像之前一样直接胡言乱语,就只是静静的盯着太宰看,也不知道在专心的看着什么。钴蓝色的眼眸闪烁着光芒,这么漂亮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让太宰忍不住想转移视线,太羞耻了!


可当太宰移开后,场面变得一发不可收拾,因为中也动了、从站在太宰身前一动也不动的盯着太宰看,变成跨在太宰身上两手抓住太宰的肩膀,开始一下一......

【双宰】不能与不可

纯粹口嗨的故事,所以很零碎、整理起来放上来,也没打算修或扩写了。

可以说是大纲文了吧?原本只有BE线,隔天想到HE的。

谁上谁下无所谓,我这边本来就没设定这个,读者怎么想就那样也可以。

有些故事点到为止、有些故事未完待续,而你选择哪一个?




首领躍下楼顶的瞬间、没想到自己迎来的不是死亡,而是跨越世界线到另一个时间点遇见过去的自己。


扑通一声——

接触的不是坚硬的地面,而是柔软的水包裹全身,首领熟练的翻过身体仰躺在河里宰浮宰沉思考人生。


为何自己没有迎接地面的洗礼而是水中的侵袭?


想着怎么会跳楼却跳进熟悉的河里,漂浮一段距离后被人捞起,首领睁开眼睛发现居然是...

【中太】是否我们都不再流浪

当你收到信 我还在流浪
那年的约定 都放在心上

随身的照片里 你微笑的模样

亲爱的 你现在怎么样


当你收到信 我还在流浪

想起牵着手 走过的小巷

我依然记得 年少初吻的那教堂

还有一起画爱心 的那道墙





横滨的海边在夜深人静的夜晚,空中突然出现波纹交杂的模样,一只带着黑色手套的手从波纹内伸出来抓住旁边的空气墙壁,接着带着黑色帽子像太阳的橘色头发,以及穿着黑色西装的身影出现在半空中,虽然昏暗的夜晚看不清那人的容貌,可是在月色照耀下那双钴蓝色的眸子特别耀眼。


站在半空中看着...

【中太】怎么办?

废稿,决定重写。不想删丢出来吧(挥手

只是一小段,看看就行


太宰治最近觉得自己很不对劲,居然会开始看着死对头中原中也的脸皮发呆。而且还是下意识的就往中原中也方向望去,导致中原中也多次一脸不开心的瞪太宰治好几眼,像是在警告太宰治别做恼人又无谓的小动作来烦他。


太宰治想喊冤枉啊!谁知道自己的视线会追逐中原中也的一举一动?!无论是课堂上坐在太宰治右前方的中原中也专心写作听讲的侧脸,还是下课从座位旁的窗外望着在楼下球场上肆意挥洒汗水的投篮动作。要不然就是午休睡着时的乖巧模样,怎么看也看不腻想一直看下去。


太宰治也不清楚自己是怎么回事,就算回家读书的时候也会想起那个怨种,甚至最近...

【中太】丧尸中与治愈能力宰

昨天的一个魔鬼脑洞,可能有头没尾。

丧尸中与治愈能力宰,中也食谱跟普通丧尸不太一样

是啥看就知道了,OOC归我、角色归原作

也不知道会不会有续集的东西?

昨天被屏了,改了两次还是屏我,我直接重新来。

在屏我就删了,能看一眼是一眼唄?


中原中也跟太宰治两个人算是青梅竹马,从小学、初中、高中都是同一所学校,直到大学突然分离到隔壁县市。


一开始两人很开心终于跟这怨种分开了,但一个礼拜过后都后悔了,为什么太宰/中也不在我身边呢?我好想他呀!


就这么过了一年,在这之间他俩不是你到我这来,就是我到你那去住上几天,一起玩一起逛街买东西或者跑去别的地方旅行。两人过的自由自在...

© 大吟酿 | Powered by LOFTER